游客,欢迎访问陶瓷熔块网
  • 行业资讯
  • 企业访谈
  • 陶瓷之星
  • 环保要闻
  •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企业访谈
    企业访谈
    国内有哪些陶瓷厂已经在海外布局生产基地?
        近日,欧文莱、马来西亚mml、缪斯与多慕品牌强强联手,共同在马来西亚原有产区硬件基础上打造新型生产基地的新闻刷屏了陶瓷行业的朋友圈。     海关统计数据分析,2018年1-12月,我国陶瓷砖出口39.86亿美元,同比下降9.94%。近年来,由于陶瓷行业贸易壁垒层出不穷,国内对环保的要求日益严格,在“一带一路”政策政策影响下,越来越多中国陶瓷企业主动走出去,在海外建厂或者寻求贴牌伙伴破局,着手布局生产全球化。中国陶瓷厂走出国门,在国外建厂早已不是新闻。       除了欧文莱外,国内还有哪些陶瓷厂已经在海外布局生产基地?当中国建陶企全球化布局进入全面进攻阶段,海外建厂或成为“新”风口?     金意陶     2月16日,金意陶集团与马来西合成集团旗下的mml品牌正式签订合作框架协议,通过海外设厂进一步拓展国际市场。     此次跨国合作并非首次,早在2010年9月20日,金意陶与北美最大陶瓷生产运营商interceramic正式签署了设立合资企业icc时尚陶瓷品牌的合同。     2015年,金意陶与意大利知名陶瓷企业ceramica valsecchia s.p.a.达成合作协议,该企业成为金意陶在意大利的生产基地,为金意陶代工经典仿古的古风系列muse产品,也第一次实现了“中国品牌,意大利制造”。     此外,金意陶表示未来将会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通过在当地构建专卖店的方式,把品牌推上国际。从东南亚开始,未来还将在泰国、柬埔寨、斯里兰卡、孟加拉等地区投资,逐渐拓展到印度、澳洲,再逐步开拓非洲市场。     蒙娜丽莎     2016年9月21日,蒙娜丽莎集团意大利生产基地正式揭幕。蒙娜丽莎集团意大利生产基地与研发中心是与意大利gruppo romani陶瓷集团合作建立的。其中,意式工艺与中式文化完美融合的匠心力作,原汁原味的“意大利印象”系列纯进口砖产品的推出尤为引人关注。该基地年产量约为900万平方米。     新中源     2017年10月新中源集团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的号召,投资1.5亿美元在乌兹别克斯坦建立8条“智能化、自动化”瓷砖生产线。该生产基地占地面积1500亩,单线产能2.5-3万㎡,以新中源品牌为商标,主要生产与乌当地消费市场形成差异化竞争的瓷质砖产品     新中源于2018年正式与菲律宾ayala集团签订合约,共同在菲律宾投资建厂。这是新中源继在乌兹别克斯坦建厂的再一次海外拓展,更是新中源首次与海外公司合作投资建厂的新尝试。除了ayala集团和新中源,科达洁能和能兴控股也将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     马可波罗     自2015年4月起,唯美集团(马可波罗瓷砖)在美国田纳西州投资建瓷砖生产基地。其项目总规划面积为800亩,自2015年4月项目正式启动以来,历时两年的建设,目前已建起200亩的现代化工业园,并于2017年4月11日正式投产。     唯美集团美国生产基地引进意大利全自动化设备,进入生产车间,洁净有序的工作环境让人大吃一惊。每天,自动化生产线高速运转。整个厂区的绿化也做得非常好,喷泉、草丛、园林……各种优美的小景致点缀在园区四周,“花园式工厂”的美誉由此而来。生产基地周边的自然环境被保护得很好,厂区附近的森林常有鹿群栖息。     新美陶瓷(哈萨克斯坦)     2017年12月15日,新美公司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注册成立了too newmay ceramics公司,该公司并购的ao keramika陶瓷公司位于哈萨克斯坦西北部的阿克托别州首府阿克托别市东部80公里的赫罗姆套市郊,公司前身是前苏联时期建设的陶瓷厂,原来生产卫生洁具。1992年哈萨克斯坦独立后国企逐步私有化,转产墙地砖。     公司占地206亩,已有的厂房建筑面积25000平方米,现有一条2008年引进意大利sacmi公司的二次烧成墙砖生产线和刚刚建成尚未投产的熔块车间,基础设施齐全,电气接入供应良好。     新美陶瓷在哈萨克斯坦本项目总投资3850万美元,项目分三期实施:     第一期,投资1000万美元,包括700万美元购买ao keramika 公司的全部资产,300万美元用于对原来的ao keramika引进的一条意大利sacmi公司的瓷片生产线进行搬迁(腾出原来的主厂房布置后面投资的2条大型生产线),并对设备进行技术改造和产能升级。     第二期,投资1500万美元,建设一条日产量20000㎡的仿古地砖和抛釉砖生产线。     第三期,投资1350万美元,建设一条日产量30000㎡的二次烧成瓷片生产线。     整个项目实施期36个月,项目建成后,总产量将达到6万平方米/天。     科达与森大合作     特福陶瓷是肯尼亚最大的陶瓷生产厂,也是整个东非地区产能最大的陶瓷厂,总投资额预计将达到8000万美元,该项目受到了肯尼亚当地各级政府及肯尼亚人民的关注和支持。其二期工程于2017年5月11日由广州森大和科达洁能共同正式签订合作协议,投资总额为1.45亿人民币,具备生产3万平方米/天以上的能力,进一步巩固了特福陶瓷在肯尼亚乃至整个东非第一大陶瓷厂的地位。     特福陶瓷二期项目投产实现了200×300(mm)、250×400(mm)、300×450(mm)墙砖和300×600(mm)地砖的本土工业化生产。目前,特福陶瓷一期生产线主要生产釉面地砖,投产至今产能已从最初的1.9万平方米/天提升至目前的3.1万平方米/天。二期生产线投产之后,预计全厂总产能将超过6万平方米/天。     在投资建设特福陶瓷厂之后,科达洁能和广州森大还投资建设了科达坦桑陶瓷厂。今年1月3日,科达洁能发布了一则对外投资暨关联交的公告:科达洁能与广州森大拟对双方合作的塞内加尔投资项目追加投资2000万美元,项目投资总额由3700万美元变更为5700万美元。同时,双方拟在赞比亚投资建设建筑陶瓷生产线,项目投资总额为3300万美元,年设计总产能1000万平方米。     8月9日,科达洁能半年财报显示,目前,科达洁能与广州森大已于肯尼亚、加纳、坦桑尼亚、塞内加尔建设并运营陶瓷厂,近三年间非洲陶瓷厂从无到有,至2018年营收规模已增长至 8.08 亿元。2019年上半年科达洁能建筑陶瓷业务营业收入4.7亿元,相比 2018 年同期增长21.56%,建筑陶瓷业务实现了快速增长。     除了这些熟悉的企业在海外建生产基地外,国外还有哪些中资陶瓷厂?     鹏盛陶瓷     乌兹别克斯坦鹏盛工业园区位于乌兹别克斯坦锡尔河州,成立于2009年3月,占地67公顷,总投资约7100万美元。为首个由中国民营企业直接在乌投资的大型项目,2013年列为乌兹别克斯坦吉扎克工业特区锡尔河分区,入驻园区的鹏盛陶瓷厂、鹏盛制革厂、鹏盛制鞋厂、鹏中兴盛合资有限公司(手机)、鹏盛饲料合资有限公司(宠物食品)、鹏盛肠衣合资有限公司、awp合资有限公司(洁具)等7个项目在2014年经营良好,实现工业总产值8500万美元,其中出口约3000万美元,为当地创造了1000多个就业岗位。     旺康控股     旺康控股在非洲尼日利亚、加纳、坦桑尼亚、乌干达等地以及沙特阿拉伯地区均设有陶瓷厂。其中旺康(尼日利亚)陶瓷自贸区公司,位于尼日利亚拉各斯的奥贡广东自由贸易区,成立于2011年,首期投资金额1亿美金,占地750亩,雇佣尼日利亚当地员工2000人,并间接创造了5000个就业岗位的机会,目前已建成的4条大型瓷砖生产线可日产70000平米的地砖和40000平米的墙砖。     尼日利亚旺康陶瓷     旺康(加纳)陶瓷公司,成立于2015 年,位于加纳西部省塔科拉迪eshiem区域 。首期投资金额3000万美金,占地530亩,中方领导团队90 人,雇用加纳当地员工600 人,并间接创造了2000 个就业岗位的机会,目前已建成的2 条大型瓷砖生产线可日产37000 平米的地砖和33000平米的墙砖,是加纳迄今为止最大的陶瓷生产企业。公司生产的瓷砖在加纳占有超过50%的市场,同时出口至周边科特迪瓦、布基纳法索、多哥、马里等国家。     旺康(坦桑尼亚)陶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位于坦桑尼亚的姆库兰加。首期投资金额5000万 美金,占地530亩,中方核心领导团队100人,雇用坦桑尼亚当地员工900人,并间接创造了3000个就业岗位的机会,目前已建成的2条大型瓷砖生产线可日产30000平米的地砖和40000平米的墙砖。     旺康(乌干达)陶瓷有限公司,位于乌干达坎帕拉市,成立于2017年,首期投资金额约3000万美金,占地391亩,并于2018年4月建成投产,将会雇佣当地员工2000人,两条现代化的陶瓷生产线日产量可达到35000平米。     旺康(乌干达)陶瓷厂     旺康沙特陶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注册地:沙特延布。目前,公司计划在沙特投资两个陶瓷厂,一期在沙特麦地那延布工业城,二期在沙特图赖夫工业城。     其中:一期计划投资四条瓷砖生产线,总投资额1亿美元,施工建造周期8个月,计划2019年9月份开始试生产,建造完成后每天生产地砖70000平方米,墙砖64000平方米。一期的固定资产投资为8200万美元,全部设备来自中国,流动资金1800万美元,产品销售覆盖当地和周边国家。     一期完成后意向再建造两条瓷砖生产线以及熔块厂、纸箱包装、模具厂等,打造陶瓷生产工业链。     二期沙特图赖夫的瓦迪萨玛工业城陶瓷项目,计划2020年3月开始办理投资相关手续,整个工厂投资额1亿美元,建成四条生产线后,每天可以生产15万平米瓷砖。由于该工业城靠近约旦和伊拉克边境,距离叙利亚、埃及也不远,地理优势明显,同时由于沙特的能源和原材料、运输成本较低,产品的价格优势明显,工厂投产后将80%的产品用于出口,以满足周边市场的需要。     时代陶瓷     时代陶瓷由福建人黄老板于2014年经尼日利亚国家注册批准落户在尼日利亚埃多州贝宁城。现工厂主要生产建筑陶瓷、瓷砖、瓷片等。工厂实际面积2000亩,暂时使用面积600亩,第一条陶瓷生产线开始投产,第二条生产线还在建设中。现在厂区中国各技术工种一共400余人,当地黑人工人2000人。年产6000万平方米。     瑞亚陶瓷     南非瑞亚瓷砖有限公司建筑陶瓷生产线项目第一期工程于 2013年 6 月顺利落成,由江西高安人朱毅投建。瑞亚瓷砖位于比勒托利亚以东50公里bronkhorstspruit 市的 ekandustria工业区,占地面积 21 公顷,厂房建筑面积 4 万平方米,现有员工 300 余人,其中中方技术和管理人员80 余人,当地员工约 220 人。     瑞亚瓷砖第一条生产线于 2013 年 10月16 日正式投产,所生产的产品为 600x600mm 尺寸瓷质釉面地砖及瓷质屋面瓦,设计日产量 1.5 万平方米,是南非目前规模最大的瓷砖生产企业。     自投产以来,公司平均日产量为 1.1万平方米,先后共生产产品近百万平方,销量过半,南非大部分瓷砖和建材销售集团,建材批发商已成为瑞亚陶瓷长期客户,如 ctm、builders warehouse、tile africa、ferreiras、bathroom bizarre、king of tiles、build it 等,瑞亚陶瓷还设立了国外分支销售机构四个,分别位于博兹瓦纳、津巴布韦、莫桑比克和赞比亚。     阳光易丰陶瓷     阳光易丰瓷砖(津巴布韦)有限公司是由晋城市阳城县的山西扬帆物流有限公司在津巴布韦设立的。该企业成立于2013年8月,注册资本3000万元人民币,目前,该公司股东在国内已建有三家生产墙地砖企业,涵盖了目前世界上最主要的建筑墙地砖品种。     该公司位于津巴布韦西马邵纳兰省寻巴地区,占用土地40公顷,新建两条大型墙地砖生产线,一条日用陶瓷生产线,该项目建成后,将形成年产1200万平方米高档墙地砖的生产能力,销售范围以津巴布韦为中心,辐射南非、莫桑比克、赞比亚、马拉维、马达加斯加等国家,有效解决了当地建筑装饰材料品种少,价格高等问题。     2018年10月22日,阳光易丰陶瓷(津巴布韦)有限公司在其项目现场举行奠基仪式,计划投资1.2亿美元。     2019年5月23日津巴布韦阳光易丰公司总裁唐毅表示,“这个1.2亿美元的项目已经成型,目前有三个车间已经开始运营。我们正按计划进行实施,打算在这一厂区建6个车间。”     目前投入运营的三个车间分别是生产瓷砖车间、纸箱制作及印刷车间和家用瓷器车间。该公司从5月12日开始生产瓷砖,目前每天生产瓷砖2.5万平方米。如果设备满负荷生产,预计每天可生产瓷砖3.5万平方米。目前,产能已达到75%,预计很快就会全线投产。随着投资增加,该厂还将安装两条生产线,生产盘、碗等日用瓷。     阳光易丰的工厂瓷砖制造的原材料主要来自当地,主要来自马佐威、切古图、塞卢斯和查卡里地区。该公司计划在现有工厂的基础上,投资建设一个建材工业园,并为其申请国家经济特区地位。     博达集团     博达是从事建材,日用快消品的跨国集团。共有国内外员工1300多人,下属分公司分别在坦桑尼亚、南非、莫桑比克、肯尼亚、广东佛山、广东深圳。     在非洲四家独资分公司,有海外物流中心,加工制造厂,磁砖厂,林区,农场、四星级酒店及终端门店。据了解,博达坦桑公司是在当地进口量最大的企业,其中磁砖、百货、五金各主要业务均占到当地市场60%左右的垄断地位。而今,博达在非洲已建立5座工厂,分别从事陶瓷、铝材等建材拓展至洗衣粉、纸尿裤等日用品业务。     arerti陶瓷     中交埃塞俄比亚arerti陶瓷工业有限公司位于埃塞俄比亚中交建材工业园区内,由中交产业投资控股公司投资建设,受到了当地政府及埃塞俄比亚人民的关注和支持。据悉,arerti陶瓷及卫浴项目总共分四期投资建设,总占地面积450亩,四条生产线总投资额达1.5亿美元,预计可为当地创造3000个就业机会。     帝缘陶瓷     埃塞俄比亚帝缘陶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系湖北帝缘陶瓷有限公司分公司,是中国在埃塞俄比亚投资规模最大的陶瓷厂之一。公司位于埃塞俄比亚奥拉米亚州, 杜卡姆市东方工业园区内,有中国荣光集团及香港华正实业公司两大公司共同出额5000万美金投资组建,总占地6万多平方米,主要生产陶瓷制品。     2018年3月18日,中窑承建窑炉干燥的fz16项目,埃塞俄比亚帝缘陶瓷有限公司日产22000㎡小地砖生产线一次性投产成功!该生产线配备了中窑新一代超级节能辊道窑技术,窑长246米,窑炉内宽3米,合同产量22000㎡/天,生产规格400×400mm小地砖。产品优等率≥95%。     董氏集团     尼日利亚董氏集团成立于1968年,在尼日利亚国家最大的城市拉格斯建立工厂,是在尼日利亚国家注册的一家合法企业。创建至今,经过二代人近四十年的不懈努力、奋斗,公司发展已具备了相当的规模和实力,现已成为尼日利亚和西非最大的工业集团之一,旗下有员工一万余名,其中有来自香港、台湾、上海、重庆、江苏、浙江等地国内员工五百余名,也聘请了德籍员工。     目前公司属下有几十家工厂,大部分已集中到公司新建的西非最大的工业园区中。主要涉及的行业有木材工业、纤维板工业、彩色瓦楞铁工业、搪瓷工业、瓷砖陶瓷行业、建筑行业、酒店、钢铁制品工业、钢管厂等,产品覆盖整个西非市场,远销欧洲。     当然,海外建厂的中资企业并非只有以上的陶瓷企业。据悉,仅非洲就有10多家中资企业开设陶瓷厂。     目前,中国陶瓷企业的国际化进程不断加速。不少陶瓷企业在布局国际市场,除了在海外建厂,也在不断进行国际化布局。如,东鹏瓷砖在加拿大温哥华设立旗舰店,蒙娜丽莎集团、鹰牌陶瓷等在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海外市场设立海外展厅等。简一与意大利laminam合作,由简一设计,意大利laminam生产……显然,建陶企业国际化布局已进入全面进攻阶段。(来源:陶卫网)
    |18小时前
    两极分化?高安部分陶企7月份产销率达9成
        陶瓷行业形势太差,市场需求疲软,厂家和经销商的生意都难做!2019年,全国各建陶主产区的企业纷纷曝出裁员、减产、重组、倒闭等消息。     截止7月底,全国各主要产区开窑率仅维持在30-60%之间,是近十年来,行业形势最差的一年。     高安产区,经过了十余年的高速发展,已成为全国最具活力的建陶产区之一。面对市场形势的低迷,新兴渠道的冲击,高安产区的陶企也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     进入5月之后,高安也陷入小规模的“停产潮”,整个产区的开窑率仅为60%左右。     “面对当前的市场形势,能够根据库存情况停窑减产的企业,算是非常优质的企业,而那些宁可降价促销,也不敢停窑的企业,担心停窑出现讨薪、追讨货款等连锁反应。事实上,这些能够停窑减产的企业,目前的产销率都在7成以上,有部分企业的产销率达到90%。”产区某营销总经理向记者表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作为完全市场化与充分竞争的领域,在时至今日仍然没有“寡头”出现的建陶行业,市场环境的恶化从来就不是企业裹足不前的借口。     对于以传统批发渠道为主的高安陶瓷企业,在近五年的发展与竞争中,产区企业之间已形成了明显的两级分化现象。     一部分企业在生命线边缘苦苦挣扎时,另一部分企业在面对“市场的暴风雨”却依然无惧“寒冬”,扩建新生产线。     刚刚结束的7月,市场销售形势更加严峻,尤其是仿古砖、抛釉地砖以及瓷片的生产厂家库存压力最大,而这些品类的生产线也是产区生产线中停产占比居多的。     但同时,也有一部分比较优秀的企业,在全国各大产区曝出开工率不足30%,倒闭、讨薪事件此起彼伏的形势下,产销率依然稳定在80%-90%。7月份,瑞阳陶瓷集团的产值超过1.5亿元;世纪新贵陶瓷产销率达95%。罗斯福陶瓷、金泰源陶瓷等企业还在扩建新生产线。     多家企业产销率达9成     7月25日,罗斯福陶瓷集团推出CC板新品,据罗斯福陶瓷集团总经理罗群透露,首批CC板发货量将超25万平米,全国180家经销商全面上新板。     在罗群看来,当前,所有品类的产品都面临产能过剩的压力,面对低迷的市场环境,企业更加需要以创新的思维来布局市场。     当前,高安产区有超过一半的瓷片生产线因库存压力而停产,罗斯福陶瓷的瓷片同样面临压力。但瓷片仍有一定的市场空间,罗斯福作为以全品项定位的企业,不会淘汰瓷片,只能依托现有的生产技术和市场研发部门给瓷片增加新的工艺和理念。     世纪新贵企业已连续3个月产销率超过9成。据该企业营销总经理丁鹏元坦言,降价已拉动不了需求,只有新品是市场的挚爱。公司每个月都会增加新的花色和工艺品种,世纪新贵持续的创新力与 “多网点,精细化”的市场布局,更契合以批发和零售渠道为主的中小型客户,相对于产品价格,这些客户对新产品和新花色敏感度更高。     据了解,金泰源陶瓷企业7月份的产销率达9成。作为江西产区产能规模较大的外墙砖生产企业,金泰源陶瓷企业一直凭借新产品、新工艺成为外墙砖市场的引导者,在高安产区率先新建中板生产线,推出金属釉外墙砖、磨釉砖、330×800mm全抛外墙砖等等。     金泰源陶瓷企业总经理雷东烨表示,近几年,随着外墙砖市场的萎缩,有相当一部分企业退出外墙砖市场,纷纷转型生产地砖或者西瓦类产品。金泰源陶瓷却始终坚持以打造“中国墙王”为目标,除了产品品质,最重要的就是产品的创新与研发,这是金泰源陶瓷能够规避与产区同类企业价格竞争的主要因素。     品质和渠道均是“王道”     品质为王、渠道为王,一直是陶瓷企业信奉的经营理念。事实上,瓷砖作为非标产品,除了国家强制标准外,其他全凭企业经营者自己把控。     近几年,在生产成本的持续攀升,瓷砖价格不断下滑的市场环境下,有相当一部分企业为了降低生产成本,不惜降低产品品质的标准,以低价抢占市场。     从江西产区近几年倒闭的企业可知,低品质、打价格战、盲目扩张、企业负债率过高,是这些企业的共性。那些一直坚守产品品质,用心经营市场、经营企业的厂家,在当前恶劣的市场环境下,却依然保持良好的状态。     据了解,作为高安产区产能规模较大企业,如瑞阳、华硕、罗斯福以及太阳陶瓷等,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与沉淀,除了规模上获得了快速发展,始终坚守产品品质也是他们获得市场认可的主要因素。这些企业不仅拥有稳定的终端市场渠道,同时凭借稳定的产品品质,以及强大的产能支撑,获得了国内一线品牌的认可,为其提供代加工。同时,2017年,受产能的限制,淄博贴牌商纷纷进驻高安,向高安产区寻找产能,为产区大产能、多品项的企业开辟了新的渠道。     尽管市场形势非常难,瑞阳陶瓷集团的企业效益却同比去年要好,沁园春公司上半年一直是满负荷生产。除了确保企业自有渠道的产能外,多余产能为一线品牌代加工,确保了企业的产销率,同时,产品价格体系稳定。同时,中板、通体大理石、大板等高值系列产品的销量在提升。瑞阳陶瓷集团董事长陈光辉对记者表示。     不惧“寒冬”扩新线     据记者获悉,8月的市场销售业绩同比7月有所好转,本月,高安产区有几条中板生产线将陆续投产,一些已经停窑的生产线也有望将在本月或9月开工。于此同时,罗斯福、金泰源两家企业新扩建的生产线也将建成投产。     丁鹏元向记者透露,进入8月后,公司平均每天的出货量基本能够达到产销平衡,8月下旬市场形势持续好转的情况下,8月份的产销率有望实现平衡。     作为公司新增加的产品品类,罗斯福陶瓷刚刚投产的两条中板生产线已取得了较好的销售业绩。据罗群向记者表示,除了现有的终端市场客户外,有部分贴牌商的订单还在等待排产。     罗群表示,2019年初,罗斯福陶瓷企业已开始筹建大板生产线,主要生产750×1500mm、900×1800mm规格产品,最大可以做到1200×2400mm规格,计划在10月份建成投产。大板将是未来瓷砖行业发展的趋势,其对企业的生产水平要求较高,但同时,对提升企业品牌具有较大的推动作用。     当前,高安产区只有广东籍企业拥有900×1800mm规格以上的大板生产线,罗斯福、金凯瑞、沁园春、金利源陶瓷等少数企业建有600×1200mm规格的瓷砖生产线,受市场销量压力的影响,这些生产线均需要依托代加工才能够做到产销平衡。     据了解,金泰源陶瓷企业在去年底建成投产第二条中板生产线后,再次启动新生产线的筹建工作。作为一家成立不到10年的外墙砖生产企业,金泰源陶瓷企业坚持一年一条生产线的发展步伐。     在不断完善产品结构、加大产品创新的同时,金泰源陶瓷积极向自动化、智能化方向转型提升。2018年9月,金泰源陶瓷企业成为江西省建材行业首家启用智能化制造大数据的企业,成为产区智能制造转型升级的先锋。(文章来源:陶瓷信息-公众号)
    |1天前
    陶瓷行业原材料价格猛涨 陶企能节流吗?
        从今年各陶企和媒体公开的信息来看,建陶行业的产销数据非常不理想。今年对陶企来说又是煎熬的一年。困境之下,开源节流成为每个陶企的必选项。在各类项目里面,笔者比较关心原材料一项。     陶企想压缩成本的背景下,大量的原材料价格反而逐步上升,这在陶企管理者看到的报表里面,想必是非常碍眼的一项。那么,在目前的情况下,原材料方面能否节流,压缩生产成本呢?     笔者觉得有必要分析下原材料的现状:     陶瓷厂用的原料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化工料,一类是矿物料。这两类原料的不同,在目前的陶瓷业内也受到了不同的对待。     作为化工料而言,往往是经过对应的企业加工生产的物料,其数据稳定性高。因此,在目前成本压缩的背景下,可以看到许多的大型建陶企业因其用量大,开始直接与化工料生产企业对接议价,来减少中间环节,节约生产成本。如业内某知名的减水剂企业,包括笔者所知的一些增强剂企业,都在开始直接对接陶企。在化工料这一方面,不管中间商乐意不乐意,笔者相信应该慢慢厂对厂会成为主流。     对于矿物料而言,由于其往往是矿山直接开采而得到的原料,在目前的各类矿山关停,严打私挖盗采的背景下,其价格可谓是猛涨,尤其是泥类原料,更是涨势凶猛。在景德镇某陶企,管理者去年一次性采购囤积了数万吨泥料,然后堆场不够用,露天堆放,为了避免卫星拍照发现,采购了十万多元的黑膜覆盖。结果今年开年,泥料价格涨了数十元,原料价格上涨的空间完全抵消掉了黑膜成本。成为原料界的一桩奇谈。     矿物原料根据矿山开采程度不同,其成分往往也会发生改变。因此,建陶企业很难从某个矿山获得长期稳定供应的矿物料,尤其是钾钠长石类原料,其数据波动更为剧烈。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原料中间商,从各处调运,获得某一类数据范围内的原料,对于企业的生产稳定是非常重要的。     笔者所知,有校友企业在广丰购买滑石,结果广丰提供的是表皮矿物,数据和里面的滑石严重不符,导致该企业半个多月生产不稳定,损失高达上千万。最终广丰方面,仅仅是给赔偿了两车矿料。也就是送进厂的那辆车料不要钱,相当于矿山损失了3万元左右。这种极大的损失不对等严重激怒了企业,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不了了之。因为企业后续的生产还是需要广丰方面继续提供滑石。     这样的案例数不胜数,建陶企业在寻求与矿山方面建立所谓的长期战略合作协议时,是有必要考虑进去的。在目前建陶企业的生产规模下,原料消耗量非常巨大,很需要各路供应商和内部采购尽心竭力在可获取渠道减少的背景下,来稳定原料稳定生产,因此,笔者以为,节流的刀子砍向企业各部门,原料这块却需要审慎对待。     在原材料涨价凶猛的时候,不管企业管理者如何猜想潜规则、灰色收入等,笔者以为,在原料这块的花费预算,都应该根据时情来考量成本,而不是觉得原料是块海绵,只要挤一挤,就能挤出钱来,这样的想法,对于生产而言,是非常危险的。(文章来源:陶瓷资讯-公众号)
    |2天前
    曾经是“中国氯化法钛白粉的引领者”,如今却濒临倒闭?
        近日,小编留意到一篇题为《负责人失联!安全设施无人看管!这家钛白粉或将宣告破产!》的文章,其中直指漯河兴茂钛业股份有限公司。小编心想:这怎么可能?上半年在朋友圈还见过这家企业参展的消息,当时还详细了解了这家拥有氯化法钛白粉先进工艺的企业。     在参展企业的介绍中,漯河兴茂钛业这样写道:“一家专业从事高端氯化法钛白粉生产的民营化工企业,具有二十多年的专业生产历史。在2014年12月22日漯河兴茂钛业氯化法钛白粉工程技术评审会上,评审专家一致认为:兴茂钛业已经完整成熟掌握了氯化法钛白粉生产工艺体系,拥有独立的自主知识产权,产品经国家权威部门检测,部分指标优于国际行业标准。在发展民族钛白工业的征程中,兴茂钛业愿与您携手同行,合作共赢。”     时隔不到三个月,这家企业即将宣告破产倒闭?     小编从河南省应急管理厅获悉,7月底,河南省危险化学品专家排查组发现漯河兴茂钛业存在重大隐患,共发现8项重大问题,其中涉及一级重大危险源的液氯和氯气的储存问题隐患最为严重。隐患排查组负责人介绍说:“氯气是剧毒,一旦泄漏,后果不堪设想,对周边村庄、农作物的危害巨大,必须尽快消除这些隐患。”     另据大河网的报道,自2013年以来,漯河兴茂钛业因管理不善,先后发生多起环保和安全生产事故,其中发生4次四氯化钛泄漏事故,对当地居民和农作物造成严重损害,例如曾造成学生咳嗽、胸闷等不适,学校临时放假;导致数百亩农作物受损。     上述媒体还报道,由于多种原因,漯河兴茂钛业自2019年4月全面停产,多种安全设施处于无人看管状态,部分安全设施已经超过检验有效期,部分设备、管道锈蚀老化。董事长李书博处于失联状态。鉴于排查中发现的问题和隐患,漯河兴茂钛业目前已被责令暂时停产停业。     圆氯化钛白梦,昔日“中国氯化钛白的引路人”有多辉煌?     2015年,中国化工报等媒体曾多次报道过漯河兴茂钛业。在《兴茂钛业圆氯化钛白梦》(中国化工报,2015.3)一文中,这样记录道:     “专家提出,该项目(编注:指兴茂钛业氯化法钛白粉工程)工艺先进,技术水平高,是我国钛白粉行业技术创新的成果,代表着钛白粉行业技术升级、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的方向,具有开拓性和领先性意义。专家建议,……,兴茂钛业进一步完善各项工艺条件和参数,稳定和提高产品质量;加快后续工程进度,扩大生产规模,开发高端系列产品,争取使该工程成为我国氯化法钛白粉的样板工程。”     全国钛白粉行业专家组组长毕胜这样评价道:     “在我国,目前处于试产中的三套沸腾氯化法钛白生产装置,兴茂钛业是建设工期最短、试生产达标达产最快、产品质量相对最好的。通过总结其成功经验,有利于鼓舞行业士气,加速氯化法钛白产业的发展,从而达到产业结构升级和调整目的。”     全国钛白粉行业专家组专家李易东的评价:     兴茂钛业沸腾氯化技术的鲜明特点是博采众家之长,勇于创新,突破了国外对我国沸腾氯化技术的封锁。技术系统300多项主要工艺指标全面达到工艺要求,产品质量达到行业先进水平,在工程建设工期、工程质量、达产效果、工程投资等方面都创造了中国氯化法钛白的奇迹。     山东道恩钛业公司总经理殷红忠的评价:     兴茂钛业氯化法钛白项目于2014年12月22日顺利通过技术评审,这标志着该公司在沸腾床氯化法钛白生产工艺方面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胜利,同时也宣告了中国钛白行业的氯化法钛白技术手段已日趋完备,具备了向国际一流氯化法工艺技术挑战的基础。尤为可喜的是,该公司在所有核心工艺技术单元均实现了自主知识产权,且产品各项理化指标均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为该公司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条件。     在中国化工报《中国氯化钛白的引路人——记漯河兴茂钛业董事长李茂恩》一文的结尾处这样写道:     “兴茂钛业的成功是李茂恩坚持科技创新的结果,他为我国钛白行业进一步做大做强创造了基本条件,圆了中国钛白行业的氯化法钛白技术梦想。在他的引领下,该公司已完整地掌握氯化钛白粉生产工艺技术体系,不仅填补了国内技术的空白,更培养了一大批优秀技术人才,使我国氯化钛白产业立于世界之林。”     命运多舛,中国氯化钛白事业道阻且长     20世纪80年代中期,国内锦州公司采用向国外公司技术咨询、国内供应设备的方式,从美国引进氯化法钛白生产技术,建设我国第一套年产1.5万吨氯化法钛白生产装置。之所以选择采用技术咨询方式引进而不采用全套技术装备引进,主要原因就是其中最关键的沸腾氯化和氧化技术装备是杜邦的独门绝技,对方不予转让。     1994年,这套氯化法钛白生产装置建成。由于该项目技术的复杂性,加之核心技术和关键设备引进不完全,致使该套装置试车过程困难重重。经过多年的技术摸索和攻关,生产工艺难题逐个被破解,才逐步实现了装置的建成投产和连续运行。     2014年之前,我国正常生产的46个生产商的57座工厂中,氯化法工艺只有锦州钛业一个,其正常生产的熔盐氯化产能只占当年全国钛白粉总产能的1.07%,产量只占1.1%。     2017年,中国氯化法钛白粉产量仅占全国钛白粉总产量5.83%,全国5家氯化法钛白粉生产企业(龙蟒佰利、锦州钛业、云南新立、漯河兴茂、攀钢钒钛)的合计产量为16.75万吨。而国际龙头企业科慕2017年氯化法钛白粉的年产能为124.2万吨。     正如山东道恩钛业总经理殷红忠数年前所言:“尽管兴茂钛业依然可能要面临诸多的困难,但是我们应该看到,任何新生事物的发展都必将面临着诸多的考验。相信兴茂钛业的管理团队有能力克服一切困难,为中国氯化法钛白事业发展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小编认为,无论兴茂钛业前途如何,中国氯化钛白产业的发展都要面对高昂的原料成本、环保成本以及核心技术、关键设备等诸多方面的制约,有鉴于此,除了发掘市场需求以外,中国企业“抱团”协作,产、研、资本等各方实施强强联合也是当下中国氯化钛白产业所须要的。(来源:中国粉体网)
    |3天前
    1
    共144页 转到第
    友情链接
    • 0533-5330016
    • 13573523942
    传真:早9:00至晚9:00
    邮箱:2393753745@qq.com
    服务时间:早9:00至晚九点
  • © 2019 陶瓷熔块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 鲁ICP备17011099号-1